学位授予仪式安排在昨天,也就是8月9日。授予地点是墨尔本大学校内的威尔逊礼堂(Wilson Hall)。很多同学都在这里考过试,可惜我从来没有过,对于我来说,我是第一次进去。根据介绍威尔逊礼堂是1956年重建的,哥特风格的老威尔逊礼堂在1952年一个炎炎夏日自燃了,只剩下一堆断壁残垣。

威尔逊礼堂(Wilson Hall)地理位置:下次我买相机,一定要买带GPS,能够自动给我加上地理标签的……

wilsonHall@UniMelb

从卫星上看了,再到地面上看看:右手边的就是威尔逊礼堂(Wilson Hall),背后是墨尔本市中心,我们学校离市中心也就步行15分钟。

wilson_law

好了,知道要去的地方了。一大早到学校,首先要干的事情就是领取学位服。租金80澳元,押金50!学校真是不希望我们这些金元宝毕业啊,最后一次敲诈我们的机会不能不利用好。(另外,我们计算机学院在新学期还把同学们每学期的680页自由打印给取消了,变相涨价)

作为工学硕士(Mater of Engineering),按照墨尔本大学遵循的牛津传统,领口是金色的。在学生会大楼(Union House)拿到衣服后,我们就一起前往威尔逊礼堂(Wilson Hall),仪式将于早上10点半正式开始。

威尔逊礼堂(Wilson Hall)内景  (图片摘自flickr.com)

Wilson Hall

convocation

墙上这个图片是普罗米修斯,他从宙斯那里偷了天火,天火也代表知识。他将天火送给了人类,从此人类就有了智慧。

CIMG0004

因为单反相机实在太大,所以改用随身小相机,而将单反交给了朋友看着。

根据座位安排,我被安排在K9,赶紧找座位。坐定之后,我左看看,右看看:

CIMG0015

CIMG0009

我们这一排都是分布式计算工程硕士(Master of Engineering in Distributed Computing)同学们,我们一起奋斗了两年。当然,还有很多没有参加学位授予仪式的同学:

CIMG0020

  

坐定没多久,悠扬的管风琴声响彻整个大厅。下面的视频里面还有我的自拍,呵呵。坐在我后面的是本科的毕业生,所以他们没有帽子。

  

等了没多久,各位大佬们就一次出现了。他们就是给我们授位的各位校长(Vice Chancellor)大人们,校长后面跟着的是一大群博士生,最后还有一位Big lady手持流星巨锤,你可以称她为礼仪大妈:

  

主持人宣布:“Ladies and gentlemen, good morning!”然后顿了两下,用半生不熟的中文说:“女士们,先生们,早上好!”我是相当诧异,我们中国的实力,正在一步步增强。不然怎么不用印度语,俄语报幕呢。

校长致词,校长说的很好。今天我们是主角,但是不能忽略毕业生背后的父母,亲戚,朋友的支持。没有他们的支持,我们也不会去的今天的成功。感谢他们!感谢你们!谢谢你们对我的关心和支持,向你们鞠躬!我将在以后的工作学习中更加努力,不辜负你们的期望!然后,校长又说道,相信大家昨晚都睡得很晚,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很精彩。呵呵,作为中国人,听到这句话,我很自豪。然后他还用几个典故讲了尊重知识,尊重学者的重要性。

  

接着,仪式就正式开始了。各位同学依次上台,从校长手中接过学位证书。其实,等待我们上台很无聊……不过还好,我们专业很快就进入了等待的队列:

  

快了,快乐,马上就要轮到我了……

  

从校长手中接过学位证书瞬间:(这张照片35大洋,摄影公司真是黑,还不给数码文件)

PresentationPhotoLow PresentationPhotoLow

要说学位证到底什么样,看下面。追求的就是一种古老的风格,不难看,也不好看

FullCertJPGSmall

拿到学位证,开始照相。学位服只能租到1点过,照相的时间半小时多一点,太少了~~~而且,往往是我给别人照的好,别人给我照的全是破烂照片。这次也不出所料,80%都不行,千挑万选,才能选出两张。这,就是摄影师的宿命。

IMG_5893

IMG_5914

IMG_5877

IMG_5934

IMG_5919

DSC02064

下面是和小毛同学的合照,小猫同学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是我们中间第一个找到全职的,厉害吧

IMG_0464

毕了业,但是实际上并没有脱离学校。我每周还有两天是在学校工作,现在在学校的工作是临时助理研究员。助理研究员,可能听着名字比较爽,其实不然。首先不稳定,零时工,想开你,就开你了;第二,其实是被剥削的对象(导师还想我读他的博士,继续剥削我三年,我不干,当然嘴上没说);第三,没待遇,连打印,复印都没有自己的账号。前天去学校用朋友的账号复印,还被一个管后勤的老太婆发现,被训了十多分钟。

另外,这里是我们实验室的链接,虽然还很简陋。欢迎参观游玩:http://sumlab.modernnomads.org/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19&Itemid=53

另一份工作是在Daintree Networks搞研发。不过现在刚开始,干的都是体力活,编辑XML。烦得要死,头都大了,相对于写代码,我还是宁愿写代码(写代码相对于玩,我还是宁愿玩)。

作为中国人,看完北京奥运开幕式,我是更加自豪,腰板也直了。不过立足根本,还是要把自己目前手上的工作做好。固然是被剥削,也要让鬼佬们看到,中国人完全有能力,做的和他们一样好,甚至比他们做得好,做得快(虽然口语比较差)。Anyway,现在比学生时代更忙,更有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