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曾经弄丢过收据,或是费力地回忆开车时冒出的某个重要想法,又或是琢磨为何有人会在语音电邮中将姓名和数字等重要信息念的如此之快,以致于你必须听上四次才能明白。如果你有过上述经历,那就是遇到了我称为“模拟向数字转化脱节”的问题,即我们无法随心所欲地将现实存在的事物进行数字化处理。

出于某些原因,这个问题现在仍然与我们相伴。过去几年中,我们将大部分精力都花在摆弄一些已经数字化的东西上。代表互联网革命前沿的Web 2.0,基本上是在为已经数字化的形式作推广,无论数码照相、视频、音乐,还是博客都是如此。但在我看来,真正在向数字形式转化上的投入却少之又少。
诚然,也有人对此提出异议。现在谁还用胶片相机?基本上相机都已经数字化了,它具备相对易于储存、散发和编辑的优点。如今大部分音乐也是数字的了,也就是说我们用自己的iPods就能欣赏。但两种媒介在将旧的模拟照片、图像和音乐数字化方面都做的不是很好。虽然相关的服务和产品的确存在,但不是价钱太高就是耗时太长,又或是两者皆有。
这就是我们生活的世界。虽然实现了条形码、用银行卡或电话进行无现金交易等成就,但身边事物大多数都仍未数字化。我们该如何将它们数字化呢?
想像一下这样的情景:某一次你出差并招待一位客户,帐由你付,但你知道自己很可能会忘记保存收据,或者很可能日后忘记了报销,又或是两样都忘了。这就是典型的“模拟向数字转化脱节”问题。如果你事先有所准备,把收据放在桌子上用相机拍下其正面,然后将图片上传到网上。不用一会它就能以PDF和文本文件两种格式发到你的邮箱里,前者可供你打印,后者则可以粘贴到电子开支表里。
这一切都可以通过名为scanR(网址:scanr.com)的免费服务来完成,其作用在于可以将图形转化成对你有用的东西。例如将名片转化成能放进Outlook的文件格式,或是将书写板上的陈述内容转化成能存储并打印的图像,又或是将某位医生候诊室里的某页杂志转成文本发给朋友。除了英语外,这套软件还能适用于中文和日文。正如scanR首席执行长鲁迪•鲁阿诺(Rudy Ruano)所称,这不过是简单地“将外形从一个地方传送到另一个地方”罢了。
我之所以喜欢这种东西,是因为它具有实用性,而且简单。当然,它并非十全十美,例如存在无法正确识别某些图形的缺点。但它真正能解决问题,它能将我们日常生活中常打交道的一些物品,如收据、名片、传真和餐巾纸上的简单笔记转化成数字形式。一旦数字化,我们就能根据自己的喜好摆弄它们了。
还有其他办法能达到同样目的。现在有许多公司生产一种数码笔,即可以在纸上写字,又可以将所写内容储为数字信息,并可以输入电脑进行编辑和传播。诺基亚公司(Nokia Corp.)就是这些公司中的一员,该公司的SU-27W型数码笔不但能使你将自己的涂鸦通过手机与人分享,还能最大程度地将笔迹转化成文本形式。
诺基亚这款数码笔所用的技术已有些年头,与去年我曾评论过的罗技(Logitech)io2电子笔基本一样(参见2006年3月10日的本专栏文章《数字笔应用日渐成熟》)。不同的是诺基亚这款笔采用了蓝牙技术,可以让设备之间实现无线连接,这就省掉了将数码笔与电脑插口连接的工作。诺基亚这款笔用无线方式向电脑或别的蓝牙设备传输写作内容,进一步缩小了模拟向数字转化之间的脱节。(2005年我曾经做过这方面东西,失败了。两年过去,新的可能正在浮现,基于RFID和Sensor的定位技术可能会对这个问题的解答提供一些思路……)
另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是声音。将说话内容进行某种转化存入电脑或其他可以将之播放的设备一直是件困难的事情。这你要相信我,我的职业是记者,让我头疼的是,我所有的专访和谈话都无法以易于查询和利用的方式储存下来。即使是以数字形式纪录下来,要想理清它也并非易事,如果手头没有内容摘录,那对我来说简直就是活生生的地狱。
一家名为SpinVox Ltd.的英国公司估计找到了答案。这家公司可以让你用电话纪录下想要说的内容,然后以文本形式发送到你指定的某人语音邮箱、博客条目或邮箱备忘录中。
SpinVox 采用了由语音识别程序和人工识别相结合的方法,当程序无法识别某些词语时则靠人来完成,最后见到的的是讲话文本。通常从你说完话到发送至邮箱(博客或其他地方)只要几分钟。即使是老奶奶也能办到。公司合伙人丹尼尔•道尔顿(Daniel Doulton)称,这项服务将一大堆繁琐的技术简化成一个电话就行。现在连他的祖父都在用老式的拨号电话向博客发送内容。
SpinVox 的服务令人印象深刻,据我的测试,内容颇为准确。他们甚至正确识别出了巴厘岛首府“丹帕沙”这个词。目前该项服务是免费的,已经在欧洲和北美推出,很快将出现在澳大利亚、新西兰,而后是亚洲。我所提到的这些产品和服务不会改变你的生活,但在填补模拟向数字转化的脱节方面能发挥重要作用。

转载自《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