衷心感謝亞洲週刊提供轉載版權﹗部份有所改動﹗

平可夫

美國中央情報局長在國會參眾二院作證聲稱由於中美關係處於歷史上最好時期因此台灣海峽的危險度降低之後不久﹐中國國臺辦發言人本週聲稱今年臺海局勢嚴峻﹐反臺獨鬥爭艱巨。筆者認為﹐如果不是故意﹐那麼中央情報局對臺海情勢的估計過份樂觀。民進黨的利益﹑陳水扁的個人利益並不等同與美國的利益。過去若干年的臺海情勢發展可以看出﹐自從李登輝時代開始﹐至少可以說美國已經不能100%地左右臺海政情的發展。

平可夫的判斷是清楚的﹐那就是台灣海峽正面臨過去40年來最為嚴峻的時期﹐處於疾風暴雨的前夜。

大規模戰略造勢威懾的開始

進入2007年以後﹐可以看出的臺海政治﹑軍事﹑外交走向的脈絡首先從大規模戰略造勢威懾活動開始。2006年底﹐中國以前所未有的姿態竭力宣傳J10戰鬥機﹐並且揚言今年還要公開一系列的新式武器﹐由此可以看出北京方面已經洞察出臺海情勢可能在今年年底發生的急遽變化。同時借"出口J10"之名﹐封殺美國可能向台灣出售新一代F16 Block52 戰鬥機的可能性。隨後﹐美軍即刻宣佈新一代的F22戰鬥機將在2月部署沖繩﹐遠東從此進入了第三代戰鬥機與第四代戰鬥機較量的時代。2月﹐美日首次在防衛省升級之後借口研討"西南諸島防衛問題"﹐在實戰層次﹐認真檢討台灣海峽事態變化之時的軍事應變措施﹐這些措施直接涉及戰術領域﹐包括後勤支援﹑情報協調等等。1月18日台灣副總統對美國議員聲稱"台灣有能力研製核武器"﹐這是明確表明希望美國不要在軍售乃至政治問題上繼續打壓台灣的信號。

修憲勢在必行

在政治層面﹐擅長選舉的民進黨人在過去兩次總統大選中﹐都附加了"導彈公投"﹑準備修憲等政治性極強的選項﹐試圖拉攏選民﹐而且證明是成功的。陳水扁總統個人也在2004年的總統大選中承諾了"要給台灣人民一部合身的憲法"。因此﹐箭在弦上﹐如何收回﹖除此之外﹐整個台灣政壇出現"修正主義"傾向﹐國民黨與民進黨在"中華民國主權只限於臺澎金馬"的問題上幾乎形成共識﹐包括馬英九個人﹗而民進黨"開放三通"的"修正主義"自然是建立在"中華民國主權獨立"的意識之上。進而與中國大陸釀造新型"國家關係"。"普遍的修正主義傾向"意味著社會的成熟與政治調和的趨勢﹐從過去真正的蘇聯修正主義一直到今天台灣內部不同的修正主義傾向都體現了這樣的特點。因此﹐台灣海峽今年可能再度迸發的慢性危機的腳逐點不再于"台灣獨立"而是對中華民國主權現狀的法理修正。換句話說﹐"中華民國獨立論"即"二個中國"先行。中國官方是否能夠忍耐﹖如果能夠忍耐﹐大陸民眾能否忍耐﹖中國官方是否震得住大陸民間﹖如果能忍﹐臺海和平依然有保障﹐如不不能﹐那麼歷史的宿命論就有可能打破40年形成的臺海和平。而在台灣﹐"中華民國獨立論"具備了比"臺獨"更加廣泛的民意基礎﹐多黨早有共識﹐無論陳水扁總統個人的聲望受到多大的損害﹐但是要推動具備上述內容的修憲﹐並非難以凝聚民進黨內和國內的共識。

在軍事層面﹐台灣方面從李登輝時代就已經開始積極準備﹐第三代軍事裝備的技術優勢﹑人員訓練優勢大體上還在台灣一方。中國一直在拼命追趕﹐但是無論在訓練﹑總體預警﹑指揮力量等方面﹐目前還在處於新武器的過渡﹑試驗﹑前期運用階段。這種狀況的根本性改善可能在3-5年以後。

美國對台灣到底有多達的控制力﹖中國的官派學者認為只要中美關係好﹐那麼無論陳水扁個人再如何在言論上刺激中國﹐也可以忍耐。中國在1999年一度因為李登輝的"兩國論"而興師動眾﹐如今陳水扁的新年元旦獻詞在措辭上遠遠超過"兩國論"﹐結局如何﹖北京的穩重正是基於上述官派學者的認識。因此雙方剩下的只有最後的真正行動。美國對台灣的態度是非常清楚的﹐那就是"維持現狀"﹐但是仔細分析﹐美日中臺對"維持現狀"的解讀大相徑庭﹐綜觀過去民進黨與美國的交流可以看出其基本的對策﹐那就是不徹底得罪華盛頓﹐但是依然有時哄得過﹐讓白宮能夠睜一支眼﹐閉一支眼。況且﹐目前無論在軍售問題還是在政治問題上﹐現狀是華盛頓有求于台北﹐而不是台北必須依賴美國。與國民黨權威時代所不同的根本之處在於﹕ 民主台灣可以利用民意﹗這一次﹐民進黨還是可以對美方聲稱﹐以"定義中華民國主權適用範圍"的修憲活動就是對維持現狀的認可。一旦修憲﹑甚至以修憲為主題的公投進入議事日程﹐對於中國而言﹐將處於相當被動的地步。可能發生的後果無外乎以下幾種模式。

模式一﹑中方屆時忍耐﹐軍事上保持目前的態勢﹐不直接刺激台灣。待奧運會之後再採取行動。這種模式不符合中國的決策現狀與傳統思考。況且奧運會後﹐台灣修憲已經成為既定事實。無法改正。

模式二﹑中方採取類似1999年那樣的軍事動作﹐演習﹑戰鬥機逼近﹑甚至飛越中線。

這種情況持續出現時﹐極有可能引發雙方的擦槍走火。兩岸都已經進入"攻勢防空"的時代﹐台灣的天弓系列﹑中國今年將要引進的S300PMU2地對空導彈射程都接近200公里﹐對方戰鬥機在起飛後不久就可能進入雙方地對空導彈的射程。而且﹐武器是人發明﹑製造的﹐但是又進入了機器﹑電腦有時控制人的時代﹐一切取決于設定﹐因此﹐"機器比人超前﹑比人更不懂事"的意外是完全可能發生的。2005年7月﹐台灣國防部就已經正式表示過"中國戰鬥機經常出海到中線以西進行戰訓﹐對臺戰鬥機及具威脅"的聲明﹐言下之意已經在準備可能出現的攤牌。國防部長李杰甚至在2004年公開表示過"臺海中線有具體的量化..﹐如果越過中線﹐我們也要過﹐不能不動"。

一旦擦槍走火出現﹐那麼就為西方國家抵制奧運會提供了借口﹐2006年底華盛頓郵報已經出現了"抵制奧運"的呼聲﹐平可夫預測隨著奧運的臨近﹐這種思考的更多策劃者還將出現在舞台上。

模式三﹑不顧奧運可能出現的抵制問題﹐軍事上採取所謂的教訓行動﹐造成台灣政局不穩﹑資金外流﹐進而左右選舉。這種情況出現能否有限遏制修憲活動﹖也許反而激發台灣人義憤﹐加速對修憲的支持﹐正是民進黨所希望。

模式四﹑軍事上不採取行動﹐只實施不同程度的經濟制裁。造成台灣資金流失﹑人心惶惶。但是後果與模式三有相同之處﹐也許只會短期效應激發台灣民憤。

模式五﹑局部軍事封鎖﹐不動手。這樣做時間長﹐為美日的介入增添借口。任何壓力是否反而出現負面效果﹖

模式六﹑對接近台北﹑高雄海域的公海以彈道導彈攜帶電磁脈沖彈頭髮動攻擊﹐造成台灣地區停電﹐同時展開電磁戰爭﹐擾亂台灣金融市場﹑電腦運作系統。造成恐慌。

當然所有行動北京都會加強與東京﹑華盛頓的溝通﹐避免升級成大國衝突﹐進而失控。

摘自kanwa.com

原文地址:http://www.kanwa.com/mrdt/showpl.php?id=389